Activity

  • Beasley Wood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ago

    iytli优美小说 – 第144章 仙子、仙子 -p13TGJ

    小說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第144章 仙子、仙子-p1

    女子的声音很柔,但柔和中却透着冰冷,直刺骨髓的冰冷,冰冷之中,更是夹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凌。

    “我打赌,刚才那个小仙女马上就会来找我。”

    白衣女子月眉微舒,眸光澄然,淡淡道:“你既然一眼能看出我中了本源病毒,又自称神医,那你是不是也知道该怎么快速化解我身上的毒?”

    “她?找你?你哪里来的自信?以她所在的层面,根本就不会多看你一眼。”

    云澈笑了起来,似乎是对她的这句信任感觉到高兴,他点了点头:“那好,既然仙子这么信任我的话,我会试着为仙子化解身上的冰毒。不过,我毕竟是苍风玄府的弟子,不能离开的太久……这样吧,我先回苍风玄府,你在傍晚之前可以去苍风玄府的内府101号弟子房找我,我相信以仙子的能力,苍风玄府的守卫与禁制应该难不倒你。而且,内府的弟子房很安静,平时不会有任何人打扰,也是适合仙子静养的地方。”

    我靠!就这么走了?!

    白衣女子没有再说话,淡淡的瞥了云澈一眼,飞身而起,衣袂飘飘,转眼便消失在了云澈的视线之中。

    “一个人无论中了什么毒,都会在面相上表露出来,我如果连她中没中毒,又中了什么毒都看不出的话,也枉为神医了。”云澈回答道。

    “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还是坚持要用恶魔焚血晶的话,就去其他地方继续寻找吧。为了你着想,我还是不把这块恶魔焚血晶卖给你了……多少钱都不买。”

    “等等!”

    “我才不相信。”

    云澈很耐心的解释了一番,但注意力,则完全是放在自己身后,他感觉到这个小仙女已经回过了身,她清冷的目光正落在他的后背上。

    看着消失在天际的倩影,云澈一阵龇牙,暗忖该不会是这个小仙女以为我是个骗子吧?

    黎明之劍

    去不去你倒是说一声啊!!

    老者坐在那里,把玩着一块碧蓝色的玉石,并没有抬头。但蓦地,他把玩玉石的手掌一滞,头忽然抬了起来,面带惊容的看向侍女身后的白衣女子,随之,他整个人如触电般从座椅上站起,神态也变得格外恭敬:“这位贵客,轻恕小老儿刚才失礼。商会里的确有一块恶魔焚血晶,但已被刚刚下去的那位年轻人买走。”

    “一个人无论中了什么毒,都会在面相上表露出来,我如果连她中没中毒,又中了什么毒都看不出的话,也枉为神医了。”云澈回答道。

    “这个更简单了。这个小仙女玄力那么恐怖,她亲自去猎杀玄兽,显然不可能是为了卖钱,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那只玄兽身上的东西对她有很大的益处。她中的是冰毒,击杀的也肯定是冰系玄兽。而冰系玄兽身上的东西对修炼冰系玄功的玄者是最有益处的。就像当初修炼火系玄功的焚天门当初不惜万里迢迢出动宗门巅峰高手去猎杀炎龙一样。”

    烈愛知夏

    因为他房间的竹窗前,正站着一个全身雪衣,美若梦幻的女子身影。

    七天前,她的确是刚击杀了一只冰系的毒玄兽,然后被这种毒玄兽灭亡前释放的毒液沾染,很快便毒性发作,她雄厚的玄力也只能勉强压制,无法化解,这才不得不寻找可以解除各种冰毒的恶魔焚血晶……而她独身独行,这些事没有任何其他人知道,却被眼前这个少年一口全部说了出来。就连她的玄力,他都说的分毫不差。

    白衣女子的脸色露出了刹那的惊容。因为云澈说的,竟然是分毫不错。

    七天前,她的确是刚击杀了一只冰系的毒玄兽,然后被这种毒玄兽灭亡前释放的毒液沾染,很快便毒性发作,她雄厚的玄力也只能勉强压制,无法化解,这才不得不寻找可以解除各种冰毒的恶魔焚血晶……而她独身独行,这些事没有任何其他人知道,却被眼前这个少年一口全部说了出来。就连她的玄力,他都说的分毫不差。

    “我相信,以你半步王玄的强大玄力,那只冰毒玄兽的毒奈何不了你。但,你似乎并没有太多和高等毒玄兽交战的经验。要知道一些强大的毒玄兽的玄丹之中会生成一种‘本源之毒’,这点本源之毒是其所有毒力的根源,亦是其生命之源,其毒性无比恐怖,但一旦释放,自己就会死亡,所以除非面前必死之境,本源之毒永远不会释放。你交手的这只冰毒兽便是在你手中面临了死亡,必死的绝望之下释放着本源之毒,我猜想你应该以为那只是普通的毒,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等你发现竟无法压制这种冰毒时,才想到寻找恶魔焚血晶解除。”

    “这个更简单了。这个小仙女玄力那么恐怖,她亲自去猎杀玄兽,显然不可能是为了卖钱,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那只玄兽身上的东西对她有很大的益处。她中的是冰毒,击杀的也肯定是冰系玄兽。而冰系玄兽身上的东西对修炼冰系玄功的玄者是最有益处的。就像当初修炼火系玄功的焚天门当初不惜万里迢迢出动宗门巅峰高手去猎杀炎龙一样。”

    白衣女子没有再说话,淡淡的瞥了云澈一眼,飞身而起,衣袂飘飘,转眼便消失在了云澈的视线之中。

    “我相信,以你半步王玄的强大玄力,那只冰毒玄兽的毒奈何不了你。但,你似乎并没有太多和高等毒玄兽交战的经验。要知道一些强大的毒玄兽的玄丹之中会生成一种‘本源之毒’,这点本源之毒是其所有毒力的根源,亦是其生命之源,其毒性无比恐怖,但一旦释放,自己就会死亡,所以除非面前必死之境,本源之毒永远不会释放。你交手的这只冰毒兽便是在你手中面临了死亡,必死的绝望之下释放着本源之毒,我猜想你应该以为那只是普通的毒,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等你发现竟无法压制这种冰毒时,才想到寻找恶魔焚血晶解除。”

    茉莉的话才刚说完,云澈的身侧便一阵凉风轻然飘过,他眼前忽然一花,一个白衣飘飘,面戴雪纱的女子如梦幻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双绝美的眼眸毫无情感的看着他。她一出现,霎时便吸引了云澈所有的目光,因为周围一切的一切,甚至苍穹和大地,都在她映现在视线中的那一刹那完全失却了颜色。

    “我才不相信。”

    女子的声音很柔,但柔和中却透着冰冷,直刺骨髓的冰冷,冰冷之中,更是夹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凌。

    “等等!”

    白衣女子:“……”

    云澈期待的声音终于从后方传来,他脚步一顿,咧嘴一笑,然后施施然的转了过来:“仙子喊我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等等!”

    100天後會和死宅君交往的不良

    “我才不相信。”

    “你是什么人?”白衣女子看向云澈的目光完全的变了,再也不是淡视一个真玄境玄者的目光。

    老者的态度之所以发生巨大的转变,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刚才顺便探知了这个女子的玄力,却发现她的玄力气息就如沧海一般浩瀚,让他根本无法探知到边际。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女子的玄力要至少胜他一个大境界,他怎能不惊。

    云澈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他很自然的点点头:“我当然知道。这种本源之毒虽然麻烦,但的确有化解的方法,而且需要的时间也并不长,只需十天左右便可以做到完全化解,而且不留下丝毫后患……仙子,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为你解毒吧?”

    “唯一的一块恶魔焚血玉已被刚才的那个年轻人买走了。”

    “这个更简单了。这个小仙女玄力那么恐怖,她亲自去猎杀玄兽,显然不可能是为了卖钱,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那只玄兽身上的东西对她有很大的益处。她中的是冰毒,击杀的也肯定是冰系玄兽。而冰系玄兽身上的东西对修炼冰系玄功的玄者是最有益处的。就像当初修炼火系玄功的焚天门当初不惜万里迢迢出动宗门巅峰高手去猎杀炎龙一样。”

    女子的声音很柔,但柔和中却透着冰冷,直刺骨髓的冰冷,冰冷之中,更是夹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凌。

    云澈很耐心的解释了一番,但注意力,则完全是放在自己身后,他感觉到这个小仙女已经回过了身,她清冷的目光正落在他的后背上。

    我靠!就这么走了?!

    云澈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是犹豫,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仙子,你不但玄力高绝,更是天仙化人,而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玄府弟子,你就不怕我因此图谋你什么?”

    云澈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是犹豫,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仙子,你不但玄力高绝,更是天仙化人,而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玄府弟子,你就不怕我因此图谋你什么?”

    “我相信,以你半步王玄的强大玄力,那只冰毒玄兽的毒奈何不了你。但,你似乎并没有太多和高等毒玄兽交战的经验。要知道一些强大的毒玄兽的玄丹之中会生成一种‘本源之毒’,这点本源之毒是其所有毒力的根源,亦是其生命之源,其毒性无比恐怖,但一旦释放,自己就会死亡,所以除非面前必死之境,本源之毒永远不会释放。你交手的这只冰毒兽便是在你手中面临了死亡,必死的绝望之下释放着本源之毒,我猜想你应该以为那只是普通的毒,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等你发现竟无法压制这种冰毒时,才想到寻找恶魔焚血晶解除。”

    云澈摇了摇头,走回了苍风玄府。

    白衣女子的脸色露出了刹那的惊容。因为云澈说的,竟然是分毫不错。

    因为他房间的竹窗前,正站着一个全身雪衣,美若梦幻的女子身影。

    “把你的恶魔焚血晶卖给我,我出双倍价钱。”

    “唯一的一块恶魔焚血玉已被刚才的那个年轻人买走了。”

    “我才不相信。”

    见老者变得这么恭敬,甚至还有些惶恐,那个侍女姿态也连忙变得更加恭敬起来,她刚要开口说什么,便看到眼前白影一晃,白衣女子已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从你毒发的表象来看,你所能动用的玄力最多只有平常的三分之一。以你的强大玄力,终有一天可以将你体内的本源冰毒化解,但时间或许会比较长,可能要长达二三十年,而且这期间,你的玄力不会再有任何进境,平时所能施展的玄力,也一直只能维持在三分之一的程度。而这种本源冰毒,是恶魔焚血晶根本不可能解除的。相反,你修炼的是冰系玄功,而恶魔焚血晶内深蕴的是焚血邪炎,如果贸然吞服恶魔焚血晶,一个不好,很有可能对你的玄脉造成损伤……甚至是永久性的损伤。”

    云澈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是犹豫,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仙子,你不但玄力高绝,更是天仙化人,而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玄府弟子,你就不怕我因此图谋你什么?”

    白衣女子月眉微舒,眸光澄然,淡淡道:“你既然一眼能看出我中了本源病毒,又自称神医,那你是不是也知道该怎么快速化解我身上的毒?”

    雙生偵探

    云澈说完,目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举步向前,绕过白衣女子的身体,继续走回苍风玄府的方向。

    云澈出了黑月商会,原路走回苍风玄府,但脚步没有来时的匆匆,而是不紧不慢,同时还在和茉莉打着奇怪的赌……

    女子的声音很柔,但柔和中却透着冰冷,直刺骨髓的冰冷,冰冷之中,更是夹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凌。

    我靠!就这么走了?!

    被一个半步王玄,玄力足以位列苍风帝国前十的巅峰强者慎重的问自己一个真玄境的小人物“你是什么人”,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爽。云澈露出一个尽可能神秘莫测的微笑,道:“我叫云澈,不过是苍风玄府一个普通的弟子而已……另外,还有一个身份,我同时还是个神医。”

    唉,算了……

    老者坐在那里,把玩着一块碧蓝色的玉石,并没有抬头。但蓦地,他把玩玉石的手掌一滞,头忽然抬了起来,面带惊容的看向侍女身后的白衣女子,随之,他整个人如触电般从座椅上站起,神态也变得格外恭敬:“这位贵客,轻恕小老儿刚才失礼。商会里的确有一块恶魔焚血晶,但已被刚刚下去的那位年轻人买走。”

    云澈摇了摇头,走回了苍风玄府。

    云澈很耐心的解释了一番,但注意力,则完全是放在自己身后,他感觉到这个小仙女已经回过了身,她清冷的目光正落在他的后背上。

    云澈出了黑月商会,原路走回苍风玄府,但脚步没有来时的匆匆,而是不紧不慢,同时还在和茉莉打着奇怪的赌……

    去不去你倒是说一声啊!!

    我靠!就这么走了?!